法搜網--中國法律信息搜索網
張君故意殺人案

  同案犯王建瑞、賀志強、許建富均供述:在毆打王全海的過程中,在場的六個人均實施了抽打王全海耳光,踢、踹王全海身體的行為,另外,他們還分別持鎬把、瓷碗、煤鉤子等物擊打王全海,用涼水潑澆王全海;王新生還用手掐王全海頸部,最后,張君還用襪子堵王全海的口鼻,被賀志強拽開后就不打了。次日凌晨,在張君及王新生的提議下,他們用租來的汽車將王全海扔棄于延慶縣張山營鎮卓家營村一胡同里后逃走。
  上述同案犯供述的作案時間、地點、情節、手段基本一致,供述與其他證據可相互印證。
  被告人張君及王新生等人殺害王全海的行為,使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劉0X}遭受喪葬費、誤工費、交通費等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1萬元;使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王羽遭受經濟損失(撫養費)人民幣6000元;使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崔玉娥遭受經濟損失(贍養費)人民幣4000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原告人{劉0X}、王羽、崔玉娥提供的經濟損失單據及{劉0X}、王羽、崔玉娥的身份證明等證據在案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張君提出的其未悶堵王全海口、鼻的辯解及其辯護人提出的張君沒有殺人的主觀故意,張君實施的傷害行為不是致被害人王全海死亡的主要原因的辯護意見,經查:張君用襪子悶堵王全海口鼻的事實,有同案犯王新生、王建瑞、賀志強、許建富的供述在案證實,該法律事實成立;刑事科學技術鑒定結論證明,張君悶堵被害人口鼻腔的行為是致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張君作為完全責任能力人,明知悶堵他人口鼻的行為,會造成他人死亡的后果,仍實施了悶堵被害人王全海口鼻的行為,且該行為直接致被害人死亡,張君具有非法剝奪王全海生命的主觀故意,故張君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張君曾因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但不思悔改,又為主結伙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依法應予懲處。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張君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張君的犯罪行為,使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遭受的經濟損失,張君依法應予賠償并與王新生、閆石所、王建瑞、賀志強、許建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要求賠償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一條、第三十六條第一款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第 [1] [2] [3] [4] 頁 共[5]頁
上面法規內容為部分內容,如果要查看全文請點擊此處:查看全文
【發表評論】 【互動社區】
 
相關文章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七